猜硬币

★变化系♥

【御泽】kiss

三年级御X二年级泽
漫画进展时间
刚刚交往设定
拜托让小天使拿到1号啦!

  “等...等一下!”
  御幸一手撑在墙上,脸无比贴近泽村,那被镜片遮挡的眼睛里闪烁着认真的光芒。

  今天晚上的星星不多,只有不远处自动售货机的亮光,泽村刚冲完澡头发上还带着水汽,在夜风的吹拂下有些丝丝寒意。可泽村现在能感觉到的却是对面人的热气。大概是刚刚结束今晚的挥棒练习,御幸身体热烘烘的,这热气扑面而来,侵蚀着泽村。

  太近了,泽村有些退缩,身子紧紧的贴着墙壁想要躲开御幸的靠近。

  虽然现在两个人算是交往状态,但刚刚接受对方的告白不过一星期,也没什么更近一步的亲密进展,今天这个距离的靠近让泽村十分不知所措。

  “你最近状态不太好啊,马上就要发背号了,你这样可是夺不了王牌的哦。周日和九重的比赛先发没问题吧?”

  诶,御幸前辈是来说正事的,意识到这一点泽村心里好像有些失落。

  直视御幸的眼睛,泽村想要宣告自己的决意,却在开口的时候顿住了。

  夏日的夜晚也并不凉快,御幸身上带着汗水,睫毛上竟也有着一个小小的汗珠。这汗水像是哭过后停留在眼上的泪珠。

  御幸前辈的眼睛...好漂亮......

  从未有这个距离凝视过这双眼睛,御幸前辈真的是池面啊,好好看。

  没有等到回应的御幸看着呆愣住的泽村,这小子眼睛睁得大大的,带着傻气望着自己。泽村的眼里是不带掩饰的赞叹。

  不好,这个笨蛋的眼神也太露骨了,真的是...

  御幸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一脚踩进泽村双腿之间,紧接着身子也靠了过去,带着压迫感将泽村限制在他和墙壁之间。

  御幸右手抓住了泽村想要推开自己而搭在肩上的左手,强势的贴了过去。

  好软,御幸前辈的嘴唇好柔软。

  泽村被眼前的一幕镇住了,想要推开的左手也失去了力气被御幸以十指相扣的方式握住,放松的垂下。

  接着便是从腰间环过的另一只手,不容反抗的将泽村的腰压向御幸。

  趁着泽村反应不及,御幸用舌头顶开了他的牙关。充满着占有欲意味的吻让泽村的腿有些软,后腰传上来一阵酥麻战栗的感觉。几乎半挂在御幸身上,无暇顾及其他,泽村只能被御幸引导着继续加深这一吻。

  御幸逐渐变得温柔起来,像是舔舐着泽村的嘴唇,最后在上面轻啄一下,结束了这个长吻。

  泽村喘着粗气,右手搭在御幸肩上,被御幸搂着,头埋在御幸身上,鼻尖充斥着御幸的味道。明明御幸运动完没多久,身上还有着汗,但泽村闻到的却是御幸的味道,无法形容,只是让他觉得心安却又忍不住脸红的味道。

  御幸前辈好好闻......

  泽村无法抑制的深呼吸,想要更多更深的闻御幸的味道。

  “你这小子属狗吗哈哈哈!”

  御幸调笑的声音让泽村羞到不行,一把推开御幸,恼羞成怒的叫唤起来:“你这个四眼混蛋!!”

  也不知是羞愤还是接吻所带来潮红爬满了泽村的脸,甚至连脖子都红了。

  看着害羞的泽村,御幸的心情非常好。

  “你不会是第一次吧♥好清纯啊哈哈!”

  泽村已经完全变成猫目了。

  “放松一些啦,我还等着在甲子园接你的球呢,我的投手。”

  说罢带着笑意的御幸便转身挥了挥手,离开了。

  留下的是在背后跳脚的泽村。
 

【团侠】预知梦

按照约定,明天就是库洛洛和西索对战的时候。
天空斗技场,楼主战
库洛洛简单的冲了澡,半长的黑发带着水汽散落在额前。泛黄的光线让室内显得十分安逸,库洛洛斜倚着靠枕,目光漫不经心的落在书上。
侠客和库哔的能力已经借到了,特意下制约搞出了书签,拜其所赐麻烦的限制又多了起来。但是也因此在明天的布局之下,西索的死亡是确定的。想到这里,库洛洛好像有些高兴,人类真的很有趣,对每一个盗取来的能力其背后创作者内心的解读都可以给他带来许多乐趣,像是友克鑫的那个大小姐的百分百灵验预言诗,虽然不知什么时候消失掉了。库洛洛的嘴角有些上扬,所以明天西索也会按照他的设计一步步步入永眠。西索纠缠他太久了,库洛洛已经不想应付了,借着这次死斗刚好解决掉他。
希望明天你也能让我乐在其中,西索。
库洛洛闭上眼睛,意识渐渐模糊。
乌鸦,好像是在一个游乐园
耳边除了乌鸦的叫声,似乎还有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干涩的轴承在摩擦。
秋千上有一个人,乌鸦围绕,应该是刚刚死掉,鲜血还在滴落。
谁?
淡金色的短发,身形让人感到熟悉。
侠客??
地上还滚落了一个人头,浅蓝的长发,库哔?
谁干的?那个锁链手吗?还是说另有其人。
库洛洛有些愣住了,走上前去,侠客的脸已经面目全非了。心脏好像突然被攥紧,又渐渐放松,看着侠客吊在秋千上的双手和脚边被鲜血浸泡着的库哔的头颅,库洛洛的心逐渐沉寂。心跳好像在变慢吗,血液在血管中流淌的越来越慢,像是变得黏稠了,和管壁过大的摩擦力让人觉得有些缺氧。又失去两人吗……
毫无疑问现在应该是召集团员为这两人复仇,可不知为何,库洛洛却没这么做。他伸手覆上侠客的双眼轻轻的合上了它,像是对待初生婴儿般温柔。又掏出了一块干净的手帕擦拭着侠客脸上的血污。
侠客,名字在库洛洛舌尖盘绕,对于库洛洛来说,侠客与其他团员似乎有些不同。那个娃娃脸站在身边说着“团长”的身影,在窝金被锁链手杀掉之后,异常的低落,所以在分组时有意无意也让他和自己一组。
嗯,为什么呢,自己也从来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想起侠客就是最近一次将能力借给自己时的样子,笑得像个白痴一样,说着什么“能为团长尽一份力,干掉西索真是自己的光荣呢哈哈~”
想的有些远了,却还是忍不住在脑海里浮现出当时的预言诗,好像侠客当时就是要死掉的团员之一呢。
【不可以打电话,
因为在最紧急的时候会打不通。
最好也不要接电话,
因为三通之中有一通是死神打来的。】
电话?是指自己借了他的念能力,所以在这个时候失去[携带他人的命运]的侠客才会被杀掉吗?
库洛洛拿出了小恶魔手机,放在侠客手上。
皱了皱眉毛,眼睛逐渐睁开,漆黑的双眸逐渐清明。
梦?
仔细想想,整个过程中确实是有许多的违和感,但这个梦到底是什么。
只是梦吗,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稍微有些不安,该怎么说像是直觉一般,在细节上这个梦总是来得有些过于真实了。
而那个预言诗,按理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但确实是让人不能忽视它。前两句的解释也确实讲得通,到底是谁杀掉侠客和库哔的呢。现在这两个人的念还在自己手里,那他们还活着。接下来是和西索是死斗,侠客,库哔还有玛奇也会到天空斗技场。
无论如何,不让他们来到这里并不是一个好的决定,但是也不能就此断定这里不是他们死亡的原因。
库洛洛有些焦躁的将头发向后顺了顺,露出了额头上的十字架。随意披了件外套走到了窗边。现在还是凌晨,晨光熹微带着些许寒意,好像有点冷。库洛洛有些自嘲的想,这样的温度对于一个念能力者怎么会有凉意呢。拿起手机,翻到侠客的联系方式,库洛洛却又有些迟疑了。
【最好也不要接电话,
因为三通之中有一通是死神打来的。】
预言诗所讲述的死神会是我吗,库洛洛犹豫了。梦里的场景让他觉得有些焦躁,不过是个梦而已,自己的心却被扰乱到如此地步。下意识就想联系侠客,某种程度上这些想法侠客是交谈的首选。
在旅团中相对能和库洛洛对上脑回路的无疑是侠客了,像是友克鑫时,最先反应过来理解库洛洛对西索预言诗猜测的便是侠客了。可现在同样也是预言诗让库洛洛没法按下呼叫键。
稍微有些失去冷静了,虽然一个人时库洛洛并不用同在团员面前一直保持一种绝对的冷静,现在的他却是有些动摇了。库洛洛抬眼望向远方,沉静半晌,拨通了玛奇的电话。
干掉西索之后还是在天空斗技场集合一下吧。

真的很不想侠客死
假期复习hxh快看了5遍了,高中的时候写个作文都费劲的要死,写的好乱,很多都表达不清。
库洛洛黑暗大陆篇在侠客和库哔被杀了之后,追杀西索,状态就很不对了,比起之前明显不冷静,也有些失去理智
要是之前有一点点不同是不是侠客就不会这么死了啊_(:зゝ∠)_

关于放档

崭新的新饭,入坑2个月不到,但是光王的spiral和244的TU FUNK还有grateful rebirth都买了,新团单也all了不是bp_(:_」∠)_

我就想问问关于放档时间的问题ORZ是不是一个月内放档很正常??还是说出了O榜30就可以了?我其实蛮介意的,虽然和很多人说的一样,要买的早买了,但是也真的有bp一直在等啊……难道说只要不影响销量就无所谓了吗?

我内心一点都不想不为我爱豆花钱的人早早的就能看到全场,是不是我太狭隘了?既然都bp了,不能让他们多等等吗?😂😂😂

确实有很多是没有光驱不想拆碟的,之前不也有只要证明自己购买了就给资源的gn吗?我的grateful rebirth还没到,但是wb就有gn有档只要给购买证明就给链接……超级感谢(ง •̀_•́)ง

可能我讲bp说的太过分了,确实也有gn是学生入不起控碟,我也是个元高三狗,这都可以理解,但是我要是买不起这张碟,我愿意等我买了再看,或者再退一步等够半年_(:_」∠)_

看到好多人讲人家传不传档关你屁事,是不是我真的想太多?这是个人自由???